言冬

严寒怎奈三月风,冬去春来。

【艺旭】见恕

第二章

3.

晚了,一切都晚了。

等金钟云赶回到家,屋子里已经被糟蹋的得不成样子了努力。

家具倒的倒,坏的坏,白墙上被贴满了花花绿绿的标语;所有的抽屉都被翻了个底朝天,各种杂物扔得到处都是。

金钟云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,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儿。

直到几个膀大腰圆的青年红(和谐)卫(和谐)兵(和谐)抬着几只木箱从里屋出来,他才回过神。

“书……”他见那几只箱子眼看着就要被抬走,发了疯一样扑上前去,他大吼,“放下都给我放下!不准你们抬走!”

“金钟云你赶紧给我让开!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带头的红(和谐)卫(和谐)兵语气恶劣地呵斥道。

金钟云双目赤红,脸上神情狰狞,想要大开杀戒一样。

“我让你们放下,听到没有!你们要是敢把箱子抬走,我就跟你们拼了!”说完,他又冲上前去,企图阻止他们抬走箱子。

“反了你的!”那个带头的红(和谐)卫(和谐)兵彻底被激怒了,把金钟云狠狠地往后推!

金钟云一介书生,力气哪有这些经过专业训练的年轻人大?

他来不及惊呼,一个重心不稳。

整个人向后摔去,额头重重地磕在旁边的桌子上,顿时血流不止!

金钟云倒在地上,只觉得眼前,无边的黑暗朝他涌来。

……


“队长,这……”

“哼,臭(和谐)老(和谐)九死不了!就算死了也不干咱们的事!走咱们的,还得回去交差呢!”

“得嘞。”

纷乱的脚步声渐渐远去。

……

金钟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。

与其说是他自己缓过来的,不如说他是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惊醒的。

“唔……”他眉头拧成一团,痛苦地呻吟一声。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空了。额头上的钝痛感扩散到四肢百骸,但血迹不知何时已经干涸了。他艰难地从地上翻个身,坐起来活动活动筋骨,一抬起头,就发现金厉旭正站在门口,见了鬼一样地用双手捂住嘴,眼神惊恐。

“刚来吧?”金钟云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,一脸淡定地从地上撑着站起来。身形晃了几下,猛烈撞击引起的脑震荡让他现在还有些昏昏沉沉的,“刚才抄家没看见你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……”金厉旭愣怔着开口。眼前的一切依旧让他难以置信,他感觉自己好像经历了一场噩梦。

金钟云没再理他,旁若无人地走进卧室。

他来到自己的床前,俯下身,咬咬牙,准备把床拉动一段距离,好像是要从床底找东西。

金厉旭不知什么时候也跟进来,他连忙上前:“我帮你!”

让他没想到的是,金钟云轻轻地把他的手拨到一边。

正感到错愕时,金钟云偏过头,嘴唇动了动:

“一边呆着。”

“我们俩,现在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吗?”

语气很淡,但金钟云说的每一个字,都像一把匕首,一刀,一刀地扎进金厉旭的心窝子里。

什么关系?

阶级敌人吗?

金厉旭苦笑,突然觉得这一切都荒诞极了。

一边的金钟云没有注意到这些,或者说,他现在根本没心思去看金厉旭一眼。

他吃力地把床从原来的位置拉开。地上的一块方形区域映入眼帘。

是一块木板。

金钟云眯起眼,吹开上面的浮灰,接着撬开木板。下面居然是是一个类似于小型地窖的一块空间,里面放的不是别的,是一摞摞摆放整齐的书!

“呼……还好,逃过一劫!”他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。

金钟云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。这些,和那些被红卫兵抄走的书籍,是家里人为自己留下的唯一一笔遗产。

六六年邢台的那场大地震,带走了他河北老家父母的生命。一夜之间,金钟云变成了无亲无故的孤儿。

而身边,除了郑允浩,金在中和金希澈三位挚友,就只剩下那些从老家带来的书了。

仍然清楚地记得,在得知自己父母的噩耗的那一天,金钟云抱着那几只装书的箱子,整整哭了一夜。

他拼死抢书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他只想留下一些能回忆起父母的东西。



刚才郑允浩和金在中想一起跟过来,被他制止了。

别掺和了。他重复着,别掺和了。




鼻子有点酸酸的,金钟云下意识揉了揉,又不留痕迹地擦拭一下发涩的双眼。

眼眶又红了呢。



半晌,金钟云切断回忆,把眼前的东西都整理好,重新站起来。

“我……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吧,搞不好会发炎的……”一边的金厉旭小心翼翼地开口。

他几乎都忘了金厉旭的存在,只是冷淡地拒绝了:“不用。”

金厉旭咬了咬下唇,接着强行把金钟云按坐在床上。

“你干嘛!”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。

但金厉旭没有回答,转身出去了。过了一会,他拿着红药水,棉签,纱布,医用胶带和湿毛巾又走了进来。

他把其它东西放在床头柜上,捧着湿毛巾,一声不吭地给金钟云擦拭脸上的血迹。

金钟云就这样鬼使神差地,任凭金厉旭摆布。

他们都面无表情。

谁也不说话。

屋子里很静,静到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。

金厉旭娴熟地给金钟云上药,用纱布和医用胶带遮掩伤口。两个人的脸凑得很近,彼此温热的气息拍打在对方的面颊上,这使得屋子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很暧昧。

金厉旭的耳朵不受控制地红了。他躲闪着金钟云炙热的目光,不敢看他。

金钟云的喉结动了动。

他突然很想吻金厉旭。


疯了。

真是疯了!



无奈地扯了扯嘴角,沉浸在自嘲当中。都不知道金厉旭早已处理好伤口,停下了所有动作。

“多谢。”金钟云被吓到了,原来自己的声音已经嘶哑到这种地步。

但没换来金厉旭的一句“没关系”,而是——

“你是猪吗?”

金钟云愣住了。

换作旁人敢这么说自己,他早一拳揍上去了。

而这是金厉旭。

他就这样骂了自己,金钟云却完全生不起来气。


金厉旭背对着他,肩膀颤抖了几下,又重新镇定下来。

他又开口,但声音里,好像在压抑着什么情绪:

“为什么,不逃!你不是有美国的朋友吗?你怎么不跟那个……什么澈一起去美国!留在这里做什么?等死吗!”

“革命小将让我逃,是嫌我身上的罪名还不够多吗?再加个‘里通外国’如何?”金钟云都没想到,这时候的自己还能开的出玩笑。

金厉旭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:“你明明可以走!不用留在这里遭罪。”说着说着,他哽咽了,声音染上一丝哭腔,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不走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金钟云瞳孔骤缩。

他终于情难自已地走上前去。

“因为……”

他扳过金厉旭的双肩,让他与自己面对面。

“因为,我喜欢你啊!”

金钟云捧起他的脸,轻柔地吻住他的双唇。

【TBC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挺虐的一章(嗯)写得好累啊,终于肝完了!

然而还没完,后面还更虐的呢(喂!)希望小可爱们心态不要崩哦!毕竟苦尽甘来嘛,艺旭和允在迟早会甜哒,相信我!

我知道这文的设定很冷门,所以没什么人看……所以看的小可爱一定要给我评论哦(´-ω-`)

【澈云】好看不能吃?

*取名废。反正就是个小段子,发完就跑。

金希澈难得回趟家吃一次饭。

阿妈很高兴,炒鸡热情地给他夹了很多鱼肉。

金希澈很头疼,一脸“拒鱼于千里之外”的表情:“我不吃!”鱼腥味让他的脑壳都要炸了!

“为什么?鱼是好东西!”阿妈总是会在他不想吃鱼时这么说。

“它太丑了!”金希澈用生命嫌弃碗里的鱼,接着内心OS:完全比不上我的盛世美貌!

阿妈无语:“艺声好看又吃不了!”

???

吃不了?!

你确定?!

老妈你居然怀疑你儿子的能力?!

金希澈差点被自己噎死,脑海里快速走了一波弹幕。

看来晚上又有事干了。

他闷着头扒碗里的鱼肉。

确实没有我们钟云好吃!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阿嚏!”金钟云郁闷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,难道自己感冒了?

-End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灵感来自跟老妈的日常对话!

真的不骗人!把对话后面的部分删掉再改个人称,就是我跟我妈的原版对话!

当时真的要笑死了😂😂😂

早睡都让我错过了什么!!!!!!!
完全心空啊!!!!!!
新发色加新发型也太好帅了吧!!!!!!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金钟云你个芳心纵火犯!!!!!!!
我死了_§:з)))」∠)_

【艺旭】见恕

第二章

2.

确实不是金厉旭举报的金钟云。他甚至还不知道这件事。

那显然是一场有针对性的会议。会议的主办者都是有备而来。他们好像一群猎人布下天罗地网,只等猎物自动送上门。

参会人员中除金钟云外,还有几位金融系的老师。他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:会议无非就是两个议程:劝说众人不要再执迷不悟了,尽快与金梓儒教授划·清·界·限;检讨自己在教学中出现的问题——是否在教学时宣传“反(和谐)动(和谐)学(和谐)术(和谐)理(和谐)论”。

可就是这么一场会议,把在场的老师一大半都打成了右(和谐)派。

以金钟云为代表的年轻教师拒绝与金梓儒教授划清界限,也不承认自己在教学中宣传所谓的“反(和谐)动(和谐)学(和谐)术(和谐)理(和谐)论”。

而金钟云的问题更为严重。

“金钟云!你1962年在学校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中存在反(和谐)动(和谐)内容!”主持会议的其中一位领导愤怒地把那期期刊的复印件摔在他面前,“你说计划经济制度无法适应我国现在的生产发展,应借鉴国外的罗斯福新政措施,发展市场经济,国家宏观调控经济,如此才能解放生产力,调动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。这是纯粹的反(和谐)动(和谐)学(和谐)术(和谐)理(和谐)论!罗斯福新政措施那是典型的资本主义,与社会主义是对立的!我国的经济发展怎么能借鉴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?”

左一个“反(和谐)动(和谐)学(和谐)术(和谐)理(和谐)论”右一个“反(和谐)动(和谐)学(和谐)术(和谐)理(和谐)论”听得金钟云忍不住皱紧了眉头。他站起来,从容地看着质问他的人,如此风平浪静的表情倒让对面的人自乱阵脚。

“你……这是什么意思!”

“没别的意思。”金钟云淡淡地说,“这根本就是众所周知的!”

“什么众所周知?说清楚!”

“如果我国还像现在这样实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,我国的经济是无法迅速发展的!”他冷静地辩论,“大家都看到了吧?‘大跃进’,人民公社化运动,是什么样的?过度冒进,生产出来的钢铁,大部分都是不能用的废铁;人民公社,吃饭不要钱,好一个吃饭不要钱!那农民们呢?消极怠工,根本没有生产积极性,因为干多干少都一样!我们不能再一味地效仿苏联了!斯大林模式的弊端迟早会显露出来。我国要想迅速发展经济,实行市场经济制度是目前唯一的出路!”

“反动……真是反动透顶!”见他说出如此“大逆不道”的话,那些会议的主办者都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金钟云!你是决意要在‘反(和谐)动(和谐)学(和谐)术(和谐)理(和谐)论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吗?”一位领导气得拍案而起,“现在承认错误还来得及!我劝你脑子清醒一点,不要因为一些人自毁前程!”

金钟云合上双眼,脑海里闪过好多画面:他看到了坐在地上痛哭的金母,看到了绝望的金诚旭,看到了浑身血迹斑斑的金梓儒教授,看到了……笑容天真烂漫的金厉旭……那个完全被“文(和谐)化(和谐)大(和谐)革(和谐)命”摧毁的金家;看到了挚友郑允浩和他的同志爱人金在中,还有,远在大洋彼岸的金希澈……

“我现在很清醒。”他重新睁开双眼,神情淡漠,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,“剩下的事,诸位自便吧!”说完,他在众目睽睽之下,离开了会议室。

……

“若是我也参加了那场会议,肯定会跟你一样说出相同的话。”郑允浩喃喃自语,“钟云,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男人!”

“不勇敢,那还能当怂包不成?”金钟云开玩笑道,“当时真是把希澈哥的话全忘了……什么不要乱说话……去他娘的!说出来老子可舒服着呢!憋着不说憋出内伤咋办?真是的……”

金在中在心里把这个男人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“那钟云哥,接下来该怎么办?那些人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“在中。”金钟云回过头,看着他,“照顾好允浩!”

“啊?”

“我要你,跟允浩,离开这里!”他目光如炬,“去美国,找金希澈!”

“你什么意思!”金在中彻底懵掉了。

“金钟云!”听了这话,郑允浩全明白了,他上前一步,语气有些发狠,“你如果还当我和在中是你的朋友,就收回你刚才说的话!什么叫离开这里?你是让我和在中跟你‘划清界限吗’?”

“正因为我当你们是朋友,我才不想牵连到你们。”金钟云垂下头,“我现在是无力回天了。我不想你们也跟着我一起受苦……那不值得!”

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偌大的校园,一片萧条的景象。北方的冬天总是很难熬,而今年寒冷得异常,风里都带着冰渣子,刮得人脸生疼,好像要把人给冻住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。

“金老师!”声音把冰冷的空气划破,是一个学生气喘吁吁地从远处跑来,他焦急地大喊,“红(和谐)卫(和谐)兵去你家抄家了!您快回去看看吧!”

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回过头,愣在了原地。

“什么?!”

『TBC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久违的更新嘿嘿嘿(º﹃º )慢工出细活的lo主(你闭嘴!)

豆花究竟有没有去美国?抄家时金钟云又会和金厉旭发生什么样的矛盾?且听下回分解!

评论!评论!评论!

废话一堆

其实我不是很懂……为什么老福特里的艺旭文这么少,是因为厉旭服役去了吗?也不对啊,这65不是快回来了吗?为什么热度还是不够?艺旭女孩真是寂寞啊!虽然我这段时间不甘寂寞地码了几篇澈云,但艺旭永远是初心啊!

贴吧里也是的,最近两年的新文真是越来越少了,我记得两年前在贴吧里隔几个小时就会有文更新,现在几天甚至几个月都不会更新……好怀念以前热闹的日子啊……写文有人看,有动力继续往下写啊!

艺旭好歹是官配欸!有很多糖的好吗?真的两个人在一起真的好有爱好有感觉!是我的菜啊!上次听到有人说艺旭是冷门cp我真的感觉好心寒。。。果然入伍影响很大。。。热度都退了不少。

还好马上厉旭就回来了,艺旭可以永远在一起了,我又可以做坚定的艺旭女孩喽!哦耶!

balabala那么多其实我想说的是——我这里有一些库存!不对,很多!艺旭的!两年前的了。以前热度还是有的。但是后来看的人太少,再加上课业繁重,没写完,就弃掉了。那篇文真的是我一字一字手写出来的,90页的笔记本,A4纸,我写了一半!

当时把手稿扔进路边垃圾桶毁尸灭迹时心真的要碎掉了。。。那么多内容其实我只写了两个月不到。这篇文真是耗尽了我的心血啊!有史以来最认真的一篇文,据群众反映挺好看的。前段时间就想拿出来修改重发但是我放弃了——二哥在文里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,但他已经不在了……我不知道用哪个人来代替他,对这篇文也产生了抵触情绪,所以又搁下了。

但我实在是舍不得。写过文的亲故们应该都感受过,自己的每篇文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,要精心呵护。弃文那跟抛弃亲生骨肉没什么区别(至少我是这么认为)。所以我想重新拾起这篇文。为艺旭,为二哥,为我自己。

我只是想知道,发出来,你们会看吗?

做个预告:是一篇运动番,斯诺克运动了解一下,讲述了金钟云和金厉旭在云谲波诡的体育圈里如何摸爬滚打,揭开一系列事件的真实面纱,又是如何在这期间一步步走近彼此,相识相爱,终成细水长流之情的故事。其他官配cp也不要太多。he,妥妥的he!

如何?是否期待呢?想看的亲一定要给我评论啊!如果想看的亲故很多,我这就着手开始修改,争取暑假开始更新!如果没人评论。。。。那我,真的心态崩了。。。

记得评论!评论!评论!一定要评论啊!

(之前占tag十分不好意思,所以删了又重发。如有不妥请见谅。)

【澈云】Why do you love me

*深夜脑洞,毫无文笔可言,是小甜饼就对了!

*ooc(可能)

金希澈和金钟云是竹马竹马的关系。

他们都是美籍韩裔,是定居旧金山的第二代移民。

金希澈很早开始就喜欢金钟云了,喜欢了他好久好久,但金钟云一直不知道。

这让金希澈很苦恼。

金钟云喜欢篮球,这人人皆知。

去年NBA西决,金钟云好不容易淘来了两张门票,想让金希澈陪他去看比赛。

“希疯希疯!陪我去看西部决赛好不好?勇士VS马刺!”

金希澈不是太懂篮球,对篮球也没有太大的兴趣,但一听金钟云要去,他想都没想就同意了。
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和金钟云呆在一起的机会,不想错过任何一个能和金钟云联络感情的机会。

西决的氛围非常炫酷,像金希澈这样即使不对篮球感兴趣的人都会感到热血沸腾。作为球迷的金钟云更是high到极点。他时不时随着精彩的进球而和周围的观众一起欢呼,有时也会因为一个令人费解的判罚而怒气冲冲地喷垃圾话。

金希澈没怎么看比赛,他一直歪着头明目张胆地看金钟云。

这样的金钟云,好可爱!

后来,勇士主场取胜。金钟云别提多高兴了。他兴冲冲地抱着早就准备好的篮球,跑到入场通道上方的观众席,想在那里等当家球星经过时给自己的篮球签名。

眼看着那位当家球星就要来了,“Excuse me……Can you sign my basketball?”金钟云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递出篮球。

当家球星轻车熟路地接过篮球,“唰唰”地在上面签过名,就把球还给了金钟云。金钟云心满意足地接过球,谁知道球上面沾上了大量汗渍,球面变得特别光滑,在他手里这么一打滑,直接掉到了下面的入场通道,很快就被嘈杂的人潮给淹没了。

“No!——”他惊呼,小手向前伸着。一切都太突然了!他连忙走下观众席,来到入场通道,想把签名篮球找回来。可是找了半天,连球的影子都没看见。

而且,金希澈也不见了!

“金希澈……金希澈!你在哪……你回来啊!你混蛋!……”金钟云快哭了。身边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,自己心爱的东西又找不到了,他简直要崩溃了。

就在这时,一只温暖的大手搭在他的肩头。金钟云带着朦胧的泪眼回过头,是金希澈!

“喂喂喂,你……你哭啥!”金希澈见他这样顿时慌了手脚,声音都变调了,“怎么了这是?谁欺负你了!”

“金希澈!”金钟云扑到金希澈怀里,死死地搂住他,话音里带着哭腔,“你死哪去了!吓死我了知道吗?”

“我,我给你找球去了啊!”金希澈好不容易把他松开,把一个篮球递到他面前,“你检查一下,是这个吗,有没有坏?”

球?金钟云愣愣地接过。是那个球没错。他泯着嘴,摸着上面的签名,失而复得的喜悦感无法掩盖。

他又看看金希澈,发现他脸上多了几个鞋印儿,头发也乱蓬蓬的,衣服上也有好几块污渍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哈哈!”金希澈不在意地挠挠头,“刚才人太多,被踩了几脚,没事!”

金钟云沉默了。

半晌,他强忍住鼻酸,声音小小的,“谢谢你,希疯。”

一年后,金希澈向金钟云表白了。

没想到金钟云一口就答应了。

“你……可以多考虑一会!不用那么急着告诉我!这种事可草率不得。”这么干脆的回答让金希澈有点手足无措。

“不用了!”金钟云一脸坚决。接着,他的脸上浮出一抹红晕,“其实……我喜欢你有一年多了……就是,没敢跟你说,怕你不同意……”

金希澈郁闷得不行,喂小子我都暗恋你十几年了我都没嫌不好意思,喜欢我就一年这么让你为难吗?
“好吧。那你,是什么时候,因为什么喜欢上我的?”他无奈,只好宠溺地笑笑,这样问。

“就那时候。”

“哪时候?”

“一年前,你陪我去看NBA西决……”金钟云害羞地把头埋到金希澈的颈窝里,蹭了蹭,“你帮我把签名篮球找回来,冒着自己受伤的危险。你明明被踩得那么狠,却还一脸的不在意。我当时觉得,哇,这个男人真是man爆了!真的没有其他人比你更帅了!

”能保护我,保护我心爱的东西不受伤害,让我不会伤心,这样的男人,我怎么会不喜欢呢?”
金钟云眼神认真地看着金希澈。

金希澈听了,心花怒放。他闭上眼,霸道地倾身而上吻住金钟云的双唇:

“这种保护,是一辈子都要有的啊,傻瓜!”

给你们安利一个超好玩的、有毒的社交app,名人朋友圈,玩了之后可以提高语文水平哦~哈哈哈哈哈哈!https://www.mrpyq.com/mission/share?code=rm2g1io

点梗

依旧是我擅长的艺旭~

①世界闻名钢琴家云X默默无闻新人旭

②出狱重新步入社会云X快退伍的偶像兵长旭

③emmm你们有什么梗也可以告诉我,我尽量写……(实在憋不出来最近就这两个脑洞有思路😭)

厚脸皮插播一条广告:请多多支持我的《见恕》,第一次尝试这种题材,有很多麻烦,但会坚持写下去的!

新文《Sarang♥①陪你去看樱花》,是澈云哦~~~灵感出自玩语c时的经历,金希澈与金钟云的温馨(?)日常,②会拖到8.24云哥的生日再发。

OK来看一下吧👌👌👌

Sarang♥①陪你去看樱花

*灵感出自语c
*现实背景,金希澈和金钟云的温馨(?)日常
*第一次写澈云,文笔渣,请各位太太包涵!

“哥,你昨天晚上做噩梦了吧?”
金希澈接过金钟云递来的温水,心虚:“……大概?”
他一脸“你不用告诉我我都知道”的得瑟表情:“希疯你肯定是做噩梦了!要不然大半夜的把我那么紧干嘛?”
“……没勒着你吧?”某人难得老脸一红。
金钟云倒显得很轻描淡写:“没有啊。”
“那就行。”金希澈暗自松口气。
“没办法啊,我只能半夜像小时候哄钟真睡觉的时候,来哄哄你喽~”
“……”
丢人!
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还让男朋友哄着睡觉!金希澈你丫是怎么混的啊!
这时候的金希澈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“不过希疯,你猜我昨天梦到了什么?”金钟云主动扑到金希澈怀里,笑着问。
“你做梦,我可猜不到!”金希澈摇摇头。
“呀!就是上次说的那个啊!”他气恼地戳他脑门“看樱花啊!我梦到跟你去看樱花了!”
“就这个?”他有点无语了,“去年就念叨了,一直念叨到现在?怎么这么想看樱花啊?啥时候变得这么少女了?”
金钟云眼一瞪:“什么少女?!那叫浪漫懂不懂?”
金希澈妥协地给他顺毛:“懂懂懂!别瞪你那小细眼了!再瞪就瞪出双眼皮了!”他又说,“不就是看樱花吗?你说吧,日本的韩国的还是中国武汉大学的?只准挑一个!”
轮到金钟云苦恼了:“……呜呜呜都想去怎么办?”
“不行!只能去一个!”金希澈坚决道,三个地儿都去你是想累死老子吗?
他撇撇嘴,嘟囔一句:“没意思!”末了,才不情不愿地说,“那就不出国了吧。”说完,就一声不吭地去做自己的事了。

这是在赌气吗?
他居然生气了!!!
呵呵有得你后悔的!——by勾起腐笑的金希澈

【tbc】

【艺旭】见恕

*文(和谐)革(和谐)背景

*大学教师云X红ˇ卫ˇ兵ˇ旭,副:大学教师允浩X图书管理员在中

*短篇中篇不定,有虐,不喜勿喷

*将近两年没动笔,算是复健产物,小学生文笔(可能),各位看官请见谅。

第二章
1.
“欸郑老师,咱们今天怎么转移阵地了?”一个学生疑惑地问,“还有,金老师今天怎么没来?”

意料之中的问题来到郑允浩面前,依旧让他感到局促不安:

“啊……金老师最近有事,不能来上课了。以后周末都来我家,清楚了吗?这些天就不要去找金老师了……他忙,你们不要去打扰他。”

“哦,好吧。”

终于瞒过去了。郑允浩暗自叹了口气,头疼地揉了揉眉心。

漏洞百出的鬼话。他苦笑。

短短两个星期,事情的发展让他们所有人都措手不及。

“你们都别拦我!我现在就去找金厉旭那个臭小子!他把教授和诚旭给害了还不够,还要来害钟云你!看我不揍他丫的!”若不是金在中拼命拉着,暴怒的郑允浩早就冲到金厉旭的宿舍闹事了。

“郑允浩!你冷静点!”金钟云喝道,末了,他沉声说,“我不相信金厉旭会检举我。”

“你还要护他护到什么时候?!”他痛心疾首地问,“现在他的嫌疑是最大的好吗?!你却还在想什么?以德报怨吗?嗯?我说金钟云你的脑子是不是被你那所谓的‘爱情’给冲傻了?”

金钟云出人意料得平静:“我再说一遍,我相信厉旭不会检举我。他没那个脑子。就算是他,他也不会拿我多年前的那篇学术论文说事——他根本不清楚论文的内容。他不是个有心机的人,不会费尽心思去搜罗我的资料。”

“那会是谁?”旁边的金在中担忧地问。

“还不明白吗?是有人故意要整倒我!”他仿佛看透了一切,轻蔑,嘲讽,不羁,各种复杂的神色混杂在一起,但语气却格外悲凉。

“除了北(和谐)大(和谐)文(和谐)革(和谐)组,还会有谁?”

“别急,总有一天,我们每个人都会被卷入这个深不见底的漩涡,受尽折磨,碾压,最终万劫不复!”

【TBC】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好久更。。。因为前段时间在忙配音比赛,所以就没来的及更文,米啊内🙏但愿你们还没有忘掉我。。。
换ID了,千万别认错人了哦~大家喜欢的话就叫我冬儿吧(*˘︶˘*).。.:*♡(厚脸皮)
说好的虐终于要来了……各位挺住啊!
估计会有人吐槽哭唧唧的戏份太少,不过到后面就有大场面哦!
无奖问答:是否是厉旭举报了金老师呢?

小心心点起来评论刷起来吧!让我感受到你们满满的爱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