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冬

残缺的这份爱 为时已晚 春天离去 夏天回来 秋天离去 冬天归来 依然默默守候

『艺旭』战地狂犬C6(上)又名《泼水游戏真好玩》
过渡章,字少勿打(顶锅盖跑)
泼水节快乐!欢迎金厉旭正式加入蓝队,入住1106!
艺旭超市采购后就是回家见家长喽~我看看下一章能不能让两个人睡到一张床上去
反正睡了也不会有啥事~( ̄▽ ̄~)~
最后还是要小心心和评论!

『艺旭』战地狂犬 番外一·Don't thinking,Just do it!
没有艺旭的千字番外,主要是大队那边的战况。毕竟玛奇朵的赌局还没解决呢😂
里面引用的台词出自一部电视剧,可惜我忘记是哪个了😭特此说明!
专注做好本职工作,和大队一起奋勇杀敌!
表白今日热血的特种兵们!❤️
占tag,致歉!

依旧是求心心求评论!救救糊冬😂

【艺旭】假如金钟云参加《新西游记》

记梗:
这两天疯狂刷《新西游记》时想到的脑洞。

金钟云在小九回归后收到了《新西游记》的邀请,金钟云很想参加但一想到要和金厉旭分离一段时间就很不开心。金厉旭倒没觉得有什么,鼓励金钟云去参加,因为他想让金钟云可以出去散散心,多交些新朋友。

于是金钟云就成为了《新西游记》的一员,并且凭借唠唠叨叨的人设成为新一届三藏法师~( ̄▽ ̄~)~宠妻狂魔金钟云每到一个拍摄地点都会拍很多照片,发SNS,给金厉旭报平安,晚上天天跟金厉旭视频聊天。炫妻狂魔金钟云和怪物们闲聊时三句不离金厉旭,其它妖怪被迫吃满嘴的狗粮,尤其是殷大大更是怨念不已。于是金厉旭成为了继具大人之后新一届《新西游记》半固定嘉宾╮( ̄▽ ̄)╭。

老罗很体贴大云思妻心切,于是悄悄把金厉旭接到了拍摄场地,给大云一个惊喜。金钟云看到老婆大人突然驾到,欣喜若狂,直接把人抱起来原地转圈。老罗后悔,觉得好像把《新西游记》拍成了《我结》(◎_◎;)

作为特邀嘉宾的金厉旭和怪物们玩得很开心,吃得也很开心。看见金钟云经过几期拍摄长胖了一点,性格也更加开朗了,心里很是满意。

玩一次“僵尸游戏”怎么样?

求之不得啊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些废话:
综艺文,半现实轻松日常向,或许能当做旅游日记来写了
其实真的很希望大云参加一次《新西游记》,整个节目遍地是梗,笑料不断,大云上这种节目一定会很开心吧!
所以等小九回归之后再写吧,顺便打个广告:请大家继续支持我的《战地狂犬》/鞠躬。

『艺旭』战地狂犬C5(下)
赶着(上)的劲儿趁热打铁肝出来的(下)
千字A爆打戏写得我热血沸腾
帅气属于艺旭,我负责流血肾虚😂

嘴上说不在意
遇到危险还是会下意识让你在我的身后躲好
别怕,有我。

今天算是艺旭的感情破冰日,艾瑞巴蒂嗨起来🎉🎉🎉 ​

依旧是厚着脸皮要小心心要评论~( ̄▽ ̄~)~

关于粉色制服

第一次在站子里发文请多多支持!
文笔不够好dbq
表白伶牧 @可爱的凤尾鱼 给我出的海报还有安妮 @这个人怎么辣么萌 带我开的脑洞😂

SuJu_Market:

原创‖文章
穿粉色制服能安抚病人情绪——都是鬼话!
《关于粉色制服》 『艺旭』[医生云X护士旭]〔完结〕
by. @言冬
类型:日常向/短篇


SJ.Ket出品
未经授权禁止私自转载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正文


    医院发了通知:为了安慰小患者,降低小患者对医护人员的恐惧,从今天起儿科所有医生和护士的制服全部换成粉色。


    听到通知后,金钟云气得一份纸质病案甩在办公桌上:换你mmp!


    卧槽你tm开什么先河,护士换就换了,咱们大夫换什么粉色制服?白色不是好得很吗?小孩害怕医生?害怕就别来啊!


    骂归骂,某云还是在各位亲爱的同事威逼利诱下不情不愿地换上了粉色制服。


    哎哟哟!主任换上新制服不要太清纯太粉嫩太显小哦!看戏的小护士和实习生们举着手机两眼冒桃心地犯花痴,结果全被金主任挥着听诊器赶了出去。


    没脸见人了!还不知道金厉旭那家伙该怎么嘲笑我呢!金钟云独自绝望。


    输液室的护士们早就换上了粉色制服,一片粉嫩嫩的看上去十分壮观。不过金厉旭穿上这粉色制服是真好看,配上本来就清秀的长相,显得人格外娇小,第一次见识到的时候金钟云眼睛都直了。


    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,嗯。


    值完夜班的金钟云跑到输液室去看老婆,不想却忘了脱掉粉色制服,结果被金厉旭逮了个正着。


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金厉旭轻轻松松地来了段高音嘲笑,“金钟云你这身粉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
    金钟云额角青筋暴跳,脸色黑得像千年没洗过的锅底,心里恨不得把身上的制服大卸八块。没想到这时候来了好多位患者,可输液室里没几个值班的护士,输液室里顿时忙成一团。


   “金钟云快过来搭把手!”金厉旭正忙得不可开交,声音都变得火急火燎的,“你还记得怎么打针吧!”


    金钟云黑着脸去做好消毒工作,罩上一次性口罩,坐到输液室的小窗口。没想到第一个来的人是邻居朴正洙。


   “哟!钟云你怎么在这?算了你在这正好,东海突然发高烧了,你赶紧给他挂瓶水吧!”


    小外甥李东海烧得直哭,哭得嗓子都哑了。但一看见对面穿着粉色制服,手拿针头的黑脸怪蜀黍,结果……哭得更惨了。


    小孩子“哇哇”的哭声让金钟云更加心烦意乱,一向对患者的耐心都快被消磨光了,他压住心里的火气,努力绷紧最后一根理智之弦,勉强扯起一点嘴角,对李东海安慰道:“宝贝,别哭了!”谁知道这在李东海听来成了训斥,好家伙哭得比刚才更欢了!


    就在金钟云即将失控之际,金厉旭连忙赶过来帮忙。他脸上露出亲切的微笑,语调也很温柔:“小朋友不许哭了哦!要不然叔叔等一会要给你换更粗的针头了,会更疼的哦!”


    金厉旭的“甜蜜威胁”果然管用,吓得李东海赶紧闭了嘴。输液室里顿时安静许多。


    嘤嘤嘤,穿粉色制服的蜀黍们都好可怕!——来自委屈的小朋友李东海的内心OS


    所以粉色制服真的能起到安慰小孩子的作用吗?


    我们金主任给出了明确答复:


    并!不!能!


END——

『艺旭』战地狂犬C5(上)
失踪人口回归啦hhhhh
行动即将开始,看艺旭如何默契配合
(下)或许有小高潮
来来来小心心和评论艹起来!!!

(换了石墨文档果然舒服) ​​​

我只想说炸弹在后面~( ̄▽ ̄~)~各位请备好速效救心丸

我jio得我可以去死一死了,告辞/抱拳。各位咱们来世再见!

艺旭世最甜!!!!!

图cr:日本菲菲

『艺旭』见恕第二章5.
久违的更新,很少求放过(顶锅盖跑)
真正的矛盾一触即发,到最后只会是两败俱伤。
第5节未完,下次什么时候更看心情kkk,总之不会弃文啦~( ̄▽ ̄~)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p.s.我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比较多,一些孩子的火气很旺,但在我这里,想撕逼的孩子最好管住自己的嘴。所有的人物只是文学作品的需要,不要随便上升谢谢。维持好圈里的平静人人有责。特此告知。

『艺旭』战地狂犬C4
一群傻瓜天天为吃的吵吵吵吵吵😀
你们的文营长申政委已上线,这是要集齐橙家召唤神龙吗😀
大家是否感受到咱们郑里兜火一般的热情😀
某菇和某珉的故事告诉我们:珍爱生命,远离赌博😀
金65对某云正式宣战,只是某云真地知晓吗😀

行动倒计时,开始! ​

请你们知道。

写文只需要一个word?开什么玩笑,还需要石墨,锤子便签等等等等好吗?

皮一下言归正传哈~写了几年文下来真觉得写文永远都不会那么轻松!

你可以在脑海里把你的脑洞拍成大片,但是你未必就能下笔写得那么炫酷(我就是这样的)。

想变成文触真的是一个很——漫长的过程,中间需要学习和积累太多的东西。

不要以为写文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写过的亲们应该都体会过难产的痛苦吧(笑)但是只要真正热爱,前路再难,我相信一切付出也都是值得的。

表白所有写文的亲故!就像评论里所说,写文的朋友都是小天使啊(。ò ∀ ó。)

共勉!

绝境尚有涯:

我觉得不止画手剪刀手,真的必须该有人为写手说话。

早年看到过一则博文说画画要买板子等但是写东西只需要word。这种博文我不理。

文字是表达方式和途径,就像一条线可以有无数方向,字到词,词到句,可能无限。
最重要的是文字寄托的是感情,是任何你想要表达的东西。爱催生文字,但理智细化文字,使文字精确,吸引人,不一定需要共鸣,但需要身临其境。

很少有人切实明白文字的美妙。

你曾被文字触动吗?
你还记得,那句话如何让你欣喜,那句话又如何让你在获得希望的同时感受到绝望吗?

更少有人理解语言的艺术。

更何况去创作和去欣赏又可分开谈论。

写文的第一步是灵感、核心、情感,叫主旨罢。
第二步是底蕴,你手握多少知识量,常识,你的世界观如何,你的性格你的笔风你的技巧。
第三步是列纲,布局,运筹帷幄。
第四步是起笔,落子,三思后行。
第五步是修改,增色,笔底烟花。

期间要经历的挣扎,和人物的对话,对情感的拿捏,对场景的描写,对主旨的升华。我自认是对写手最大的折磨。但甘之如饴。
每个人的写作方式不一样,上面只是我的看法。
如果没有爱,写得出文章,但写不出好文章。

写作的劣势也许是,好文章需要时间去雕琢。尤其长篇小说,一年两年,也许十年。
写作的优势也许是,年幼时候看见一篇好文章,到你年迈,你在最后一 次呼吸里,忽然想起它的美,于是你笑着离开。

不是所有人都能写东西,更不是所有人都能写好。

说写作不需要成本的人,就是不配写东西的人。

我不敢自称写得好,但我自问我尽力做好。

角色的每一个神态,每一次动作,每一次情感的流露,都不是随便写的。更何况全局,都不是儿戏。创作者必须对自己的作品负责。

一起提一句,任何用心的创作都来之不易,舞蹈的艺术、摄影的艺术、运动的艺术……任何用心的创作,都值得人们的爱,更不会惧怕懒惰庸俗之人的中伤。

生活是沙漠,艺术就是爬在沙子上的蛇。